粤开策略:短期关注外部风险 关注大金融、新基

2020-03-15 yaze 未知
浏览

全球市场大波动

  2月下旬以来,全球市场经历了巨大的动荡。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里,美股从最高点一度下跌了27%。

  (一)多重因素引发全球市场的巨大震荡

  是什么原因导致全球市场发生次贷危机以来最剧烈的震荡呢?我们认为,主要有以下多重因素的扰动:其一,事件性因素在海外快速蔓延,加剧了市场的担忧。其二,原油价格暴跌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其三,美股的估值偏高,外部事件容易产生冲击。其四,金融市场存在一定的流动性压力。

  (二)全球主要央行纷纷采取行动,短期存在反弹可能

  面对金融市场的大震荡,全球主要央行纷纷迅速采取了行动。3月13日,全球市场也出现了大幅反弹。在以往的每次市场大调整时,美联储的呵护都及时出现,并扭转了下跌的势头,这一次能否奏效呢?回顾过去两轮美联储的降息周期,我们可以把其分为两个阶段:

  (1)处于降息初期,美股相对安全,但一些隐忧开始显现。我们可以把美联储最后一次加息至第一、二次降息这段时间定义为降息初期,比如2000年5月至2001年1月,2006年6月至2007年9月。从过去几十年的美股历史看,美联储的降息初期大概持续6-15个月。2018年12月是美联储最后一次加息,而2019年7月则是本轮降息周期中的第一次降息。

  在美联储降息初期,美国经济增长动能必然是转弱的,市场的悲观情绪会逐步增加,但美联储会把原来鹰派的基调向鸽派修正,对经济的下行预期形成一定的对冲。这一时期美股大概率会震荡筑顶,比如2000年下半年和2007年下半年。2019年7-10月间,美联储连续降息使美股上涨延续到今年1月。

  (2)处于降息中后期,美股一般都转入熊市,投资者应该警惕风险。在降息中后期,经济下行的预期会很浓,会抵消降息带来的正面刺激情绪,美股通常处于熊市的快速下杀阶段。比如2007年四季度美联储开启降息三次,而美股在2007年10月见顶并迅速形成大熊市。

  今年3月,美联储已经开启了本轮周期的第四次降息,而且降息的幅度已经过半,可以清晰的认为处于降息中后期。目前美股处于次贷危机以来较差的周期位置。不过,我们应该注意到,美股在经过快速下跌后,计提了较为悲观的盈利预期,短期内存在反弹的可能。

  中国央行定向降准,逆周期政策发力中

  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于2020年3月16日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对达到考核标准的银行定向降准0.5至1个百分点。在此之外,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支持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以上定向降准共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

  一方面,定向降准将释放中长期的便宜资金,有利于降低银行的负债成本,从而鼓励银行增加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另一方面,在全球央行纷纷降息的背景下,央行定向降准,也有助于对冲海外经济、金融动荡对国内的冲击。根据我们宏观组的判断,目前宏观政策仍处于逆周期调节的发力过程中,未来降息仍值得期待,财政政策的加码也是必要的。

  大势研判:保持谨慎,注重结构

  相对于全球市场的大震荡,过去两周A股表现相对较为优异。沪指仅下跌了3%,人民币整体也较为稳定,外资仅出现阶段性流出。

  (一)A股韧性强,板块分化较明显

  A股表现出较强的韧性和独立性,可能主要有几个原因:

  其一,A股的估值水位偏低,对负面冲击的承受力更强。目前沪深300的PE(TTM)约为11.7倍,处于过去十年历史的40%左右的分位水平,估值依然偏低,所以在面对不确定时,比美股的抵抗力更强。

  其二,国内的政策空间比欧美大。同样是采取逆周期政策对冲事件性因素的影响,欧美腾挪的空间要小得多。比如,美联储基准利率已经降到1%了,已经没有多少下调空间,而我们这些年一直保持比较常态的货币政策,不论是降息还是降准都有很大的空间,而且我们在财政和产业政策上子弹也更充足。

  虽然A股近期表现较强的韧劲,但近期行情的演进并不像2月份反弹时那么的清晰和犀利,风格和板块轮动与分化较为明显。这也从侧面说明,当下市场资金还是存在很大的分歧。另外,外部市场的剧烈震荡,全球风险偏好的降低,会导致外资阶段性的流出,本周北上资金净流出约420亿元。

  综合而言,我们认为,短期应该多关注外部风险,仓位上不宜过于冒进,等待逆周期政策进一步加力。

  (二)配置主线

  在当前的环境下,整体仓位适当保持谨慎,配置上更加注重结构,我们建议以下几条主线:

  主线之一,受益于央行定向降准的大金融板块。一方面,在风险偏好有所下降之际,大金融本身也具有较好的防御特征,尤其是券商的业绩依然稳健,是配置的优选;另一方面,央行定向降准有利于降低银行的负债成本,银行板块直接受益。

  主线之二,代表科技方向的“新基建”板块。新基建代表着未来科技的主要方向,而且正在受到政策的支持,5G基建、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信息安全等领域是值得重点关注的领域。

  主线之三,受益于稳增长的耐用品消费和建筑建材等板块。为了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未来逆周期政策持续加力仍是大概率事件,耐用品消费和基建短板是刺激的主要方向,汽车、家电、建筑建材等板块或将受益。

  风险提示:美国经济大幅下行

  近期,全球金融市场出现了巨大的波动,美股多次熔断,原油价格大幅下挫,全球金融市场正在迎来2008年次贷危机以来最为动荡的时刻。

  面对冲击,全球主要国家央行纷纷采取行动。美联储已于3月3日紧急降息50个基点,此后还通过回购向市场投放1.5万亿美元流动性;欧洲央行虽然维持基准利率不变,但加大了量化宽松的力度;英国央行在3月11日也紧急降息50个基点。

  相比较而言,A股相对比较抗跌,体现出了较好的韧劲。央行也及时采取了定向降准的措施。未来全球市场何去何从,A股又该如何配置呢?

  一、全球市场大波动

  2月下旬以来,全球市场经历了巨大的动荡。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里,美股从最高点一度下跌了27%。

  其他主要国家股市也纷纷重挫。2月下旬以来,俄罗斯股市受原油价格大跌的影响,跌幅超过35%;欧洲股市受事件性因素蔓延的冲击,德国和法国股市跌幅均超30%;亚太的市场也不平静,日本和韩国股市跌幅在20%-25%附近。相比较而言,A股在这一期间表现较为抗跌,沪指仅下跌3%,成为全球资金的避风港。

  (一)多重因素引发全球市场的巨大震荡

  这一次全球市场的震荡,下跌的速度非常快,美股在短短几个交易日内多次发生熔断。是什么原因导致全球市场发生次贷危机以来最剧烈的震荡呢?我们认为,主要有以下多重因素的扰动:

  其一,事件性因素在海外快速蔓延,加剧了市场的担忧。目前事件性因素在全球范围内传播,仍处于上升阶段,全球产业链或受到较大的冲击,从而影响全球经济的增长。今年以来,商品货币澳元贬值达8.5%,也说明全球经济已经有明显放缓迹象。近期,诸如苹果、微软等龙头公司也纷纷下调了盈利预期。

  其二,原油价格暴跌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在与俄罗斯的产量谈判未果后,沙特采取了激进的价格战措施,计划下个月将原油产量提高到远超1000万桶/日的水平,从而引发原油价格创下30多年来最大单日跌幅。布伦特油价一度跌至31美元/桶,今年以来已经从高位累计下跌了57%。

  其三,美股的估值偏高,外部事件容易产生冲击。美股经过了长期的上涨,尤其是今年初不断创出历史新高后,其估值已经处于偏贵状态。2月中旬,标普500静态PE(TTM)一度接近25倍,处于过去十年90%以上的高分位水平。

  其四,金融市场存在一定的流动性压力。在美股大跌的同时,作为避险资产的黄金也下跌,这从侧面说明市场存在明显的流动性压力,大量的仓位触及杠杆的止损线后被迫抛售,从而给继续下跌的市场造成更大压力。美联储已经决定向市场紧急投放1.5万亿美元,也是为了想直接缓解这种流动性压力。

  (二)全球主要央行纷纷采取行动,短期存在反弹可能

  面对金融市场的大震荡,全球主要央行纷纷迅速采取了行动。美联储的行动最为迅速,在3月3日就紧急降息了50个基点;3月11日,英国央行也紧急降息了50个基点;3月12日,欧洲央行虽然没有降息,但宣布加大量化宽松的力度;3月13日,加拿大央行罕见的在10天内第二次降息,将基准利率下调50个基点。

  在以往的每次市场大调整时,美联储的呵护都及时出现,并扭转了下跌的势头,这一次能否再度奏效呢?

  回顾过去两轮美联储的降息周期,我们可以把其分为两个阶段:

  (1)处于降息初期,美股相对安全,但一些隐忧开始显现。我们可以把美联储最后一次加息至第一、二次降息这段时间定义为降息初期,比如2000年5月至2001年1月,2006年6月至2007年9月。从过去几十年的美股历史看,美联储的降息初期大概持续6-15个月。2018年12月是美联储最后一次加息,而2019年7月则是本轮降息周期中的第一次降息。

  在美联储降息初期,美国经济增长动能必然是转弱的,市场的悲观情绪会逐步增加,但美联储会把原来鹰派的基调向鸽派修正,政策的修正会对经济的下行预期形成一定的对冲。所以,这一时期美股大概率会震荡筑顶,比如2000年下半年和2007年下半年。2019年7-10月间,美联储连续降息使美股上涨延续到今年1月。

  (2)处于降息中后期,美股一般都转入熊市,投资者应该警惕风险。在降息中后期,经济下行的预期会很浓,会抵消降息带来的正面刺激情绪,美股通常处于熊市的快速下杀阶段。比如2007年四季度美联储开启降息三次,而美股在2007年10月见顶并迅速下杀形成大熊市。

  今年3月,美联储已经开启了本轮周期的第四次降息,而且降息的幅度已经过半,可以清晰的认为处于降息中后期。根据以往的经验,美股处于次贷危机以来较差的周期位置。不过,我们应该注意到,美股在经过快速下跌后,计提了较为悲观的盈利预期,短期内存在反弹的可能。

  二、中国央行定向降准,逆周期政策发力中

  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于2020年3月16日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对达到考核标准的银行定向降准0.5至1个百分点。在此之外,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支持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以上定向降准共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

  一方面,定向降准将释放中长期的便宜资金,有利于降低银行的负债成本,从而鼓励银行增加对实体经济的支持。

  另一方面,在全球央行纷纷降息的背景下,央行定向降准,也有助于对冲海外经济、金融动荡对国内的冲击。

  根据我们宏观组的判断,目前宏观政策仍处于逆周期调节的发力过程中,未来降息仍值得期待,财政政策的加码也是必要的。

  三、大势研判:保持谨慎,注重结构

  相对于全球市场的大震荡,过去两周A股表现相对较为优异。沪指仅下跌了3%,人民币整体也较为稳定,外资出现阶段性流出。

  (一)A股韧性强,板块分化较明显

  A股表现出较强的韧性,可能主要有几个原因:

  其一,A股的估值水位偏低,对负面冲击的承受力更强。估值越高,说明市场对未来盈利的预期高,很容易受到外部冲击而波动;相反,估值偏低,则说明市场已经对负面的情绪有了充分的消化,即使遇到外部冲击,其抵抗力也较好。目前沪深300的PE(TTM)约为11.7倍,处于过去十年历史的40%左右的分位水平,估值依然偏低,所以在面对不确定时,比美股的抵抗力更强。

  其二,国内的政策空间比欧美大。同样是采取逆周期的政策对冲事件性因素的影响,欧美腾挪的空间要小得多。比如,美联储基准利率已经降到1%了,已经没有多少下调空间,而我们这些年一直保持比较常态的货币政策,不论是降息还是降准都有很大的空间,而且我们在财政和产业政策上也比欧美子弹要充足。也就是说,欧美市场比较动荡,很大程度上也是对欧美的政策缺乏信心。

  虽然A股近期表现较强的韧劲,但近期行情的演进并不像2月份反弹时那么的清晰和犀利,风格和板块轮动与分化较为明显。2月反弹时,科技是绝对的主线,非常有利于资金的聚集。进入3月之后,房地产、基建等板块略有起色,但风格轮动很快,并未形成新的强主线,上涨和下跌的板块各占一半。这也从侧面说明,当下市场资金还是存在很大的分歧。

  另外,外部市场的剧烈震荡,全球风险偏好的降低,会导致外资阶段性的流出。本周,北上资金净流出约420亿元,是今年以来最大的单周净流出。

  综合而言,我们认为,短期应该多关注外部风险,仓位上不宜过于冒进,等待逆周期政策进一步加力。

  (二)配置主线

  在当前的环境下,整体仓位适当保持谨慎,配置上更加注重结构,我们建议以下几条主线:

  主线之一,受益于央行定向降准的大金融板块。一方面,在风险偏好有所下降之际,大金融本身也具有较好的防御特征,尤其是券商的业绩依然稳健,是配置的优选;另一方面,央行定向降准有利于降低银行的负债成本,银行板块直接受益。

  主线之二,代表科技方向的“新基建”板块。新基建代表着未来科技的主要方向,而且正在受到政策的支持,5G基建、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信息安全等领域是值得重点关注的领域。

  主线之三,受益于稳增长的耐用品消费和建筑建材等板块。为了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未来逆周期政策持续加力仍是大概率事件,除了货币和财政政策外,耐用品消费和基建短板是刺激的主要方向,汽车、家电、建筑建材等板块或将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