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折贱卖康曦影业:大晟文化避免被ST 流动性危机

2019-12-21 xiaoyue 未知
浏览

又是一起典型的高买低卖并购案遭到监管部门留意。

  2016 年上市公司大晟文明(5.880, 0.18, 3.16%)全资子公司悦融出资经过增资、股权转让的方法,合计3.51亿元取得康曦影业 36%股权,当时康曦影业 36%股权估值10.61亿元;3年后的2019年12月大晟文明以1.5亿元价格将其持有的康曦影业45.45%的股权上海开韵,估值仅为3.22亿元。

  这意味着三年的时间里,康曦影业的估值下降超越60%,引起了上交所的关注,下发问询函要求大晟文明解说财物出售的合理性。

  面临上交所的10连问,大晟文明都给予了逐个答复,总结起来起来就是:康曦影业成绩日益恶化,公司不得不出售以及时止损。


  康曦影业三折被出售:接连三年未完结成绩许诺,不断拖累上市公司

  康曦影业关于大晟文明造成的伤害不止估值下降这么简单,好像其他在年底出售“劣质”财物的上市公司相同,康曦影业自身表现极差。

  在2016年大晟文明收买康曦影业的时候,康曦影业曾许诺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完结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200万元、9200万元、1.07亿元、1.2亿元、1.2亿元。

  可是实际上康曦影业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仅完结成绩6060.34 万元、2627.93 万元和-10721.40 万元,三年的时间均未完结成绩许诺,为此康曦影业原股东王小康、王劲茹在2017年将他们持有的9.45%的股权补偿给上市公司;一起2018年以现金的方法补偿上市公司1.04亿元。


  截止到现在,这笔原本应该于12月31日前偿还的成绩许诺款迟迟没有偿还,一起康曦影业在公司层面还欠上市公司大晟文明5000万元的告贷,迟迟不能偿还。

  康曦影业之所以出现如此困难的局势,一方面和影视公司大环境欠安,众多影视公司受到“查税风云”的影响,更大的原因在于影视剧没法顺利播出,形成巨大的存货压力。

  资料显现,2016年至今康曦影业陆续完结了《八月未央》《彼岸花》《谁的芳华不背叛》《宣武门》等一系列影视剧额度出资制作,现在仅有《彼岸花》拿到了新媒体的发行合同,其他都未能完结预售。

  2019年年以来康曦影业的财务状况并没有改进,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本4113.68万元,要完结2019年1.2亿元的成绩许诺简直现已成为一个不或许的工作,因而康曦影业关于大晟文明来说现已成为一个沉重的担负。

  大晟文明陷流动性危机:实控人质押率97%,货币资金腰斩

  折价出售关于大晟文明来说不只能够甩掉这个包袱,还能够获得一笔现金流,这关于现已身处窘境中的大晟文明来说,可谓是一举两得。

  依据最新的三季报资料显现,2019年前三季度大晟文明经营收入1.4亿元,相比较于2018年同期的1.39亿元略增0.89%;可是前三季度的净利润为500万元,相比较于2018年同期的774.5万元下降35.43%。

  从这个数据能够看出,如果在年底大晟文明没有将康曦影业及时出售,以康曦影业的亏本程度和引发的商誉减值,大晟文明在2019年全年一定会处于亏本状态,很有或许被带帽。因为大晟文明在2018年因为收买标的成绩不抱负,净利润巨亏11.29亿元,依据上交所的规定,接连两个会计年度亏本就有或许要被强制ST。

  所以挑选在年底出售康曦影业,也是大晟文明避免被ST的一种技巧性“腾挪”。

  即便将康曦影业出售,关于处理大晟文明现在面临的难题只能是缓解,但无法彻底处理。现在大晟文明仍然面临着异常紧张的现金流压力。2019年三季报资料显现,其货币资金仅为9774.98万元,相较于年头1.87亿元减少起伏接近50%。

  而在债款方面,大晟文明的短期+长时间的告贷达到1.3亿元,远高于货币资金;一起在经营性活动发生的现金流净额方面,2019年前三季度净流出1758.26万元;大晟文明控股股东周镇科及其共同行动听深圳市大晟财物办理有限公司持有的39.01%股权的质押率现已达到97.11%。



  大晟文明现在面临的状况是,一边经营状况欠安,现金继续流出,一边面临着远超货币资金的债款,一起实控人股权高质押难以再输血。大晟文明或许能够经过出售康曦影业暂时避免被ST,但长远来看流动性危机难解。